披纱巾的少女/意大利/拉斐尔/布上油画/纵85×横64厘米/佛罗伦萨彼蒂美术馆藏

元代花鸟画赏析

元代花鸟画分为两类,一类是延续宋代院体花鸟画而略有变异,画法严谨写实,稳健的骨体和华美的铺陈反映出功力的精湛。另一类是在宋文人士大夫传统基础上发展的水墨花鸟,大都借梅、兰、竹、菊四君子的形象寓君子之德。画法上,以松秀、率意的笔致点染挥洒,兼工带写,洋溢着生动潇洒的野逸之趣,是为元代花鸟画的主流。钱选花鸟清润淡雅,晚年水墨花鸟更是不假雕饰;王渊变黄派工整富丽为简逸秀淡,易色为墨;陈琳、张中则以粗简为特色。画枯木竹石有名的大多是山水画家,赵孟顿、柯九思、吴镇、顾安、倪瓒等都是个中髙手,皆在文同影响下而有发展变化。张逊的双勾竹在元代几成绝响。画梅著称的有邹复雷、王冕等。他们都代表了元代花鸟画的水平。

此篇精选了上述诸多名家的若干经典之作,如《幽篁戴胜图》、《溪凫图》、《墨竹图册》、《墨梅图》、《晚香高洁图》、《竹枝图》等,各具特色,异彩纷呈。